律所电话:010-85636656,85636650
企业拆迁被施压,在只有六分之一补偿的协议上签了字,还有救吗?
更新时间:2019-08-29 20:03阅读次数:
老吴在镇上经营着一家曾经得到当地政府重点扶持的老化工厂,厂房占地近九亩,一度被评为当地的“纳税先进企业”。2009年,厂子被纳入了某拆迁项目的拆迁范围。
 
评估刚刚结束,厂子就被指“非法占地”
拆迁办组织评估人员对企业资产进行现场勘查评估后,老吴就开始等拆迁办找自己协商补偿问题。但他等到的不是前来协商的工作人员,反而是一纸突如其来的《非法占地行政处罚决定书》。
决定书中说,老吴的九亩厂房用地都是“非法占地”,要对老吴的厂房等处以没收处罚。老吴不服气,厂子又不是刚开了一两年,这么多年没问题,怎么一拆迁就成了“非法占地”?老吴很快联系律师,在律师的指导下针对处罚决定启动了行政复议维权程序。
 
刚开始申请复议,老吴就因“偷税漏税”被控制
就在这时,更糟糕的情况出现了,老吴忽然被指涉嫌“偷税漏税”。从纳税大户到“偷税漏税”,老吴糟心不止。
一片慌乱中,拆迁办找到厂子的受托代理人,双方签订了一份《拆迁补偿协议》,协议中约定,拆迁方给厂子三十万的拆迁补偿,厂方负责在约定日期前把厂房腾退。也就是说,除了能搬走的财产,搬迁完毕后剩下的都归拆迁办所有。
协议签订时,老吴正被取保候审,厂子刚刚搬迁完毕,拆迁办就雷厉风行地把厂子拆迁、变卖了。结合当初评估公司给出的评估价计算,被变卖的资产价值达到了大约200多万。
 
拆迁结束后,占地也不违法了,老吴也没漏税了,老吴开始反击
明知自己的厂子价值远超30万,老吴方为什么会签了拆迁协议呢?说到这事,老吴无奈又气愤——当时厂子被指违法占地,复议结果还没出来,自己又被指偷税漏税,除了签字,自己实在是没有第二条路了。
可是等到拆迁变卖结束后没多久,说老吴的厂子“违法占地”的处罚决定就被复议机关裁定撤销了;经过上诉后,老吴也在法律保护下摘掉了“偷税漏税”的帽子。
一切风平浪静后,老吴觉得哪里都不对劲——自己明明没有违法占地,也没有偷税漏税,怎么两顶帽子扣下来又被摘走,一来一回间自己就30万“卖”了自己的厂子?老吴又一次找到律师,开始正式“反击”。
通过申请信息公开,老吴了解到,自己遇到的拆迁项目根本就没有相关审批手续,完全是违法征地。在项目本身就不合法的情况下,拆迁方通过其他方式向老吴施压,威逼胁迫厂方在补偿条件缺乏法律和事实依据的补偿协议上签了字,不但给老吴及化工厂造成了严重的财产损失,这样的协议本身也违反了法律、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,协议本身效力就存在问题。
明确了这些关键信息,律师直接指导老吴启动了诉讼维权程序,通过具有法律强制力的方式,确认了拆迁行为违法,案涉拆迁协议无效。
由于取得诉讼胜利时,老吴的厂子早已经被变卖了,在律师的帮助下,老吴通过取证拿到了拆迁一开始时评估公司给出的评估报告,老吴最终根据相关的评估明细表拿到了两百万迟到的赔偿。
 
拆迁时项目并不合法,但厂子还是被拆了,老吴想起来还是觉得心疼。但是好在虽然过程历尽波折,最终厂子还是拿到了相对比较合理的补偿,老吴心里也有了一些安慰。
借老吴的案例,京尚拆迁律师也想提醒各位企业主,企业拆迁不同于其他,涉及的补偿数额巨大,更重要的是,它涉及的不仅仅是企业主一人的利益,还牵涉到整个企业所有员工的权益,一丁点误差都容不得。
当企业面临拆迁时,我们建议企业主提前延请专业的评估人才和拆迁律师介入,帮助企业做好把关工作,尽量降低违法侵权问题出现的风险。另则,有专业人士帮助企业确定合理的补偿要求,提前做好取证存证工作,即使真的出现补偿纠纷,企业也能更及时有效地作出应对,能收获更好的维权效果。

企业拆迁
企业拆迁被施压,在只有六分之一补偿的协议上签了字,还有救吗?
更新时间:2019-08-29 20:03阅读次数:
老吴在镇上经营着一家曾经得到当地政府重点扶持的老化工厂,厂房占地近九亩,一度被评为当地的“纳税先进企业”。2009年,厂子被纳入了某拆迁项目的拆迁范围。
 
评估刚刚结束,厂子就被指“非法占地”
拆迁办组织评估人员对企业资产进行现场勘查评估后,老吴就开始等拆迁办找自己协商补偿问题。但他等到的不是前来协商的工作人员,反而是一纸突如其来的《非法占地行政处罚决定书》。
决定书中说,老吴的九亩厂房用地都是“非法占地”,要对老吴的厂房等处以没收处罚。老吴不服气,厂子又不是刚开了一两年,这么多年没问题,怎么一拆迁就成了“非法占地”?老吴很快联系律师,在律师的指导下针对处罚决定启动了行政复议维权程序。
 
刚开始申请复议,老吴就因“偷税漏税”被控制
就在这时,更糟糕的情况出现了,老吴忽然被指涉嫌“偷税漏税”。从纳税大户到“偷税漏税”,老吴糟心不止。
一片慌乱中,拆迁办找到厂子的受托代理人,双方签订了一份《拆迁补偿协议》,协议中约定,拆迁方给厂子三十万的拆迁补偿,厂方负责在约定日期前把厂房腾退。也就是说,除了能搬走的财产,搬迁完毕后剩下的都归拆迁办所有。
协议签订时,老吴正被取保候审,厂子刚刚搬迁完毕,拆迁办就雷厉风行地把厂子拆迁、变卖了。结合当初评估公司给出的评估价计算,被变卖的资产价值达到了大约200多万。
 
拆迁结束后,占地也不违法了,老吴也没漏税了,老吴开始反击
明知自己的厂子价值远超30万,老吴方为什么会签了拆迁协议呢?说到这事,老吴无奈又气愤——当时厂子被指违法占地,复议结果还没出来,自己又被指偷税漏税,除了签字,自己实在是没有第二条路了。
可是等到拆迁变卖结束后没多久,说老吴的厂子“违法占地”的处罚决定就被复议机关裁定撤销了;经过上诉后,老吴也在法律保护下摘掉了“偷税漏税”的帽子。
一切风平浪静后,老吴觉得哪里都不对劲——自己明明没有违法占地,也没有偷税漏税,怎么两顶帽子扣下来又被摘走,一来一回间自己就30万“卖”了自己的厂子?老吴又一次找到律师,开始正式“反击”。
通过申请信息公开,老吴了解到,自己遇到的拆迁项目根本就没有相关审批手续,完全是违法征地。在项目本身就不合法的情况下,拆迁方通过其他方式向老吴施压,威逼胁迫厂方在补偿条件缺乏法律和事实依据的补偿协议上签了字,不但给老吴及化工厂造成了严重的财产损失,这样的协议本身也违反了法律、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,协议本身效力就存在问题。
明确了这些关键信息,律师直接指导老吴启动了诉讼维权程序,通过具有法律强制力的方式,确认了拆迁行为违法,案涉拆迁协议无效。
由于取得诉讼胜利时,老吴的厂子早已经被变卖了,在律师的帮助下,老吴通过取证拿到了拆迁一开始时评估公司给出的评估报告,老吴最终根据相关的评估明细表拿到了两百万迟到的赔偿。
 
拆迁时项目并不合法,但厂子还是被拆了,老吴想起来还是觉得心疼。但是好在虽然过程历尽波折,最终厂子还是拿到了相对比较合理的补偿,老吴心里也有了一些安慰。
借老吴的案例,京尚拆迁律师也想提醒各位企业主,企业拆迁不同于其他,涉及的补偿数额巨大,更重要的是,它涉及的不仅仅是企业主一人的利益,还牵涉到整个企业所有员工的权益,一丁点误差都容不得。
当企业面临拆迁时,我们建议企业主提前延请专业的评估人才和拆迁律师介入,帮助企业做好把关工作,尽量降低违法侵权问题出现的风险。另则,有专业人士帮助企业确定合理的补偿要求,提前做好取证存证工作,即使真的出现补偿纠纷,企业也能更及时有效地作出应对,能收获更好的维权效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