律所电话:010-85636656,85636650

拆迁百问

联系我们

北京市海淀区羊坊店路18号
光耀东方广场N座10层1018,1019室
电话:010-85636656
Email: jingshanglawyer@163.com

拆迁百问当前位置: > 拆迁百问 >
那些年为了提高拆迁补偿干过的傻事,真的有用吗?
更新时间:2019-10-02 18:40阅读次数:
谈到征地拆迁,如何提高补偿是一个永恒的话题。然而有时候被拆迁人朋友并不是非常信任通过法律途径维权这条路,而是会尝试通过类似突击抢建房屋、托关系找人多填拆迁面积数等的方式多要补偿。
那么,靠着这些“独辟蹊径”的方法,真的能帮被拆迁人实现多拿拆迁补偿的愿望吗?京尚拆迁律师今天就带大家盘点几件“那些年,被拆迁人为了提高拆迁补偿做过的‘傻事’”。大家来参谋参谋,这样提高拆迁补偿真的可行吗?
 
11个人半个月结婚离婚二十多次,如果你是警察你会把他们抓起来吗?
根据现行《土地管理法》、《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》、《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》以及地方出台的相关法规规章,征收土地房屋时,确定补偿的主要依据是土地房屋的面积数。
但是在实际征收过程中,尤其是棚改拆迁和旧城改造类的项目中,征收方还会制定一些根据拆迁户人头数给予补偿和补贴的政策。也就是说,在某些情况下,被征收房屋的户头下人数越多,拆迁补偿也会越高。
前几天,浙江丽水就因此发生了一件令人感到匪夷所思的事:为了提高拆迁补偿,增加人头数,某个家族里互为表兄妹、亲兄弟的11个家庭成员,在半个月里离婚、结婚23次,靠婚姻登记来迁入户口。结果因为阵仗实在太大,被警方敏锐地察觉,现在其中4个人已经被刑拘,剩下7个人被取保候审了。
 
有人为补偿假结婚,有人为补偿离了婚,婚姻真的是儿戏吗?
和浙江丽水这一家人不太一样的是,安徽省有夫妻两人,为了在二次拆迁中多拿一部分安置补偿,选择了“假离婚”。结果离婚后房子还没拆,补偿还没拿到,男方就抵制不住诱惑在外面和别人好上了。
两个人为了这件事闹得鸡飞狗跳,两个人也变成了邻里街坊茶余饭后的笑料。这还不算最要紧的,更要紧的是,两个人那两个未成年的孩子,心里恐怕要留下一辈子的阴影了。
 
虚增800多平米拆迁面积,鸡飞蛋打
老宋在村里开了个农家乐饭庄,连饭庄带住房前前后后占地面积有一千多平米。征收开始后,拆迁方找到老宋,和他商量签订“阴阳合同”,最终按照2000平米的面积给他补偿,相当于“帮他”虚增近900平米的拆迁面积。老宋欢欢喜喜地答应了。
等到他家的房子真的拆了,拆迁方向老宋发了一份通知:,协议中约定的面积和实际拆迁面积不符,原来的拆迁协议不算数,要和老宋重新协商补偿条件。这时候房子都不在了,老宋一时不知道该拿什么作为筹码来和拆迁方谈条件。
 
为了提高拆迁补偿尽力维权本来无可非议,然而有些被拆迁人争取高补偿的方法着实令人哭笑不得。
对此,京尚拆迁律师想说的是,如果拆迁项目合法,那么拆迁方肯定不可能容忍一些旁门左道的方法得逞;如果拆迁项目存在违法问题,那么这些违法违规的小把戏,真的能帮被拆迁人争取到可以“到手”的高补偿吗?
如果咱们提高补偿的方法本身就是有问题的,那拆迁方过后不给咱们补偿,咱们再想维权难度就很大了。作为律师,我们还是建议被拆迁人,优先考虑通过法律维权途径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。毕竟在维权这件事上,只有咱们自己的身板挺直了,才能有底气喊出自己的诉求。

拆迁百问
那些年为了提高拆迁补偿干过的傻事,真的有用吗?
更新时间:2019-10-02 18:40阅读次数:
谈到征地拆迁,如何提高补偿是一个永恒的话题。然而有时候被拆迁人朋友并不是非常信任通过法律途径维权这条路,而是会尝试通过类似突击抢建房屋、托关系找人多填拆迁面积数等的方式多要补偿。
那么,靠着这些“独辟蹊径”的方法,真的能帮被拆迁人实现多拿拆迁补偿的愿望吗?京尚拆迁律师今天就带大家盘点几件“那些年,被拆迁人为了提高拆迁补偿做过的‘傻事’”。大家来参谋参谋,这样提高拆迁补偿真的可行吗?
 
11个人半个月结婚离婚二十多次,如果你是警察你会把他们抓起来吗?
根据现行《土地管理法》、《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》、《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》以及地方出台的相关法规规章,征收土地房屋时,确定补偿的主要依据是土地房屋的面积数。
但是在实际征收过程中,尤其是棚改拆迁和旧城改造类的项目中,征收方还会制定一些根据拆迁户人头数给予补偿和补贴的政策。也就是说,在某些情况下,被征收房屋的户头下人数越多,拆迁补偿也会越高。
前几天,浙江丽水就因此发生了一件令人感到匪夷所思的事:为了提高拆迁补偿,增加人头数,某个家族里互为表兄妹、亲兄弟的11个家庭成员,在半个月里离婚、结婚23次,靠婚姻登记来迁入户口。结果因为阵仗实在太大,被警方敏锐地察觉,现在其中4个人已经被刑拘,剩下7个人被取保候审了。
 
有人为补偿假结婚,有人为补偿离了婚,婚姻真的是儿戏吗?
和浙江丽水这一家人不太一样的是,安徽省有夫妻两人,为了在二次拆迁中多拿一部分安置补偿,选择了“假离婚”。结果离婚后房子还没拆,补偿还没拿到,男方就抵制不住诱惑在外面和别人好上了。
两个人为了这件事闹得鸡飞狗跳,两个人也变成了邻里街坊茶余饭后的笑料。这还不算最要紧的,更要紧的是,两个人那两个未成年的孩子,心里恐怕要留下一辈子的阴影了。
 
虚增800多平米拆迁面积,鸡飞蛋打
老宋在村里开了个农家乐饭庄,连饭庄带住房前前后后占地面积有一千多平米。征收开始后,拆迁方找到老宋,和他商量签订“阴阳合同”,最终按照2000平米的面积给他补偿,相当于“帮他”虚增近900平米的拆迁面积。老宋欢欢喜喜地答应了。
等到他家的房子真的拆了,拆迁方向老宋发了一份通知:,协议中约定的面积和实际拆迁面积不符,原来的拆迁协议不算数,要和老宋重新协商补偿条件。这时候房子都不在了,老宋一时不知道该拿什么作为筹码来和拆迁方谈条件。
 
为了提高拆迁补偿尽力维权本来无可非议,然而有些被拆迁人争取高补偿的方法着实令人哭笑不得。
对此,京尚拆迁律师想说的是,如果拆迁项目合法,那么拆迁方肯定不可能容忍一些旁门左道的方法得逞;如果拆迁项目存在违法问题,那么这些违法违规的小把戏,真的能帮被拆迁人争取到可以“到手”的高补偿吗?
如果咱们提高补偿的方法本身就是有问题的,那拆迁方过后不给咱们补偿,咱们再想维权难度就很大了。作为律师,我们还是建议被拆迁人,优先考虑通过法律维权途径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。毕竟在维权这件事上,只有咱们自己的身板挺直了,才能有底气喊出自己的诉求。